•  
     
     
    朱岩:数字化转型与协同新范式
    2021-11-09 致远互联

    11月7日,以“COP 重塑组织运营”为主题的“2021中国协同管理高峰论坛暨致远互联第十一届用户大会”在线隆重召开。本次峰会聚焦数字时代下组织运营管理创新,深度解析致远互联近20年协同实践的前瞻洞察,全景呈现从协同办公(OA)迈向协同运营平台(COP)的价值跃升,重塑协同面向组织运营的新定位、新价值、新内涵。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岩受邀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表题目为《数字化转型与协同新范式》的主题演讲,分享在数字经济背景下,企业开启数字化协同新范式的内在逻辑和实现路径。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朱岩

    以下为朱岩教授的主要演讲内容:

    当前,数字经济风起云涌,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协同一体的全球化时代。所谓协同,协者,众和之同也,多方能够协作才能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其中,数据是实现协同的基础要素,技术是实现协同的重要路径,模式是实现协同价值的重要方法。基于这样的时代发展前提,致远互联所推出的协同理念,在某种程度上正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技术支撑。

    随着数字化发展走向新阶段,企业所处的大环境较以前发生了巨大转变,这种变化可用三个字来概括,即“碳”、“数”、“信”。

    第一是“碳”,“碳”是约束,企业发展要在双碳目标环境下进行,以碳约束为硬性约束,调整产业结构,改变企业模式;第二是“数”,“数”是突破,发展低碳产业创造新财富,要注重数据要素并从中挖掘更多价值;第三是“信”,“信”是路径,当前社会已经进入到以诚信为基础的阶段,只有数据可信,才能够承载数据要素所带来的“数字经济”。

    基于这三个字,企业在未来发展中拥有更多新机遇,但前提是要能够区分信息化和数字化的不同。信息化是向企业内部发力,通过内部协同实现降本增效,提升自身的竞争力;数字化是向企业外部发力,用外部协同的方式挖掘链上数据资源的价值,挖掘产业生态内的新模式,形成新产业。不能用简单的信息化思维推动数字化的发展,也不能用简单的信息化队伍解决数字化的问题。所以,采用各种新工具、新技术来解决企业的内部问题及外部问题,推动产业链及产业生态的转型升级,是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根本目标所在。

    一、国家数字经济战略布局下的企业新机遇:数据要素化

    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专门提出打造数字经济的新优势,即激活数据要素潜力,打造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这三个“数字”的实现需要有生活方式的改变,并由此带来生产方式和治理方式的改变。三个“方式”的改变和三个“数字”的打造就是我国推动数字化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所在。

    从数字经济角度来看,我国的数字技术和软件开发仍有欠缺,并不是发展数字经济的优势所在。但是,我国拥有海量数据和丰富的应用场景,从价值创造的角度入手,充分发挥各类数据平台的数据资源优势,创造出更为丰富的应用场景,实现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这也是协同运用平台和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努力方向。为了打造更为丰富的数据应用场景,国家在数字治理方面做出了重要布局。《个人信息保护法》从今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此前国家也陆续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等相关法律法规,这意味着中国的数字治理进入到了全新阶段,也为数据要素这一新要素的注入提供了重要前提。

    二、协同生产力赋能企业创新:上云用数赋智、新基建

    数据要素是未来几年内最为活跃的生产要素,它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开发领域,值得每一个企业认真思考。开发数据要素需要协同生产力工具的助力。去年4月7日,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一系列技术即上云、用数、赋智作为产业链协同、产业链生态协同的生产力进行了一般性描绘。将技术转化为社会财富需要企业、产业链、产业生态的共同改变,从这三个层面上运用新技术对数据要素价值进行充分挖掘。

    在打造数字化企业层面。大企业上云与中小微企业上云的价值点不同,可挖掘的潜力也不同。

    对大企业而言,以化工类企业为例,化工类企业通过安装传感器来实现上安全云,按照传统理念来说,这对于化工类企业是成本问题,带来的收益也是有限的,而我们一旦通过协同生产力进行赋能,那么解决的就不仅仅只是安全问题,如果这些传感器有对应数量的物联网终端可以收集信息,这将意味着该家企业大量的固定资产可以实现实时穿透,也就是说,我们实现了将安全管理与资产管理协同在一起,通过对大型固定资产实现实时穿透,就可以对企业资产的健康状况出表,进而使企业资产回报率提升,流动资金增加,真正体现上云的价值所在;

    对中小微企业而言,上云能够帮助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中央三令五申,一定要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甚至要求商业银行必须要有30%贷款贷给中小微企业,可是我们中小微企业依然融资难、融资贵,这说明原有的金融秩序或者是金融资金的管网体系根本没有铺设到中小微企业当中,中小微企业主体信用弱,无法实现抵押贷款。但是中小微企业拥有大量的动产、订单,通过上云上链解决中小微企业动产的监控、动产的穿透问题,从而建立以交易信用为核心的金融体系,从根本上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通过协同的方式打造产业数字金融,推动全球范围内未曾有过的金融体系变革。

    在打造数字化产业链层面。现在大量的产业链都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通过“用数”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数据通道,促进全渠道、全链路供需调配和精准对接,就可以实现“良币驱逐劣币”的目标,从而扩大产业链规模,实现产业链的协同发展,进而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在打造数字化生态层面。打破传统商业模式,通过产业与金融、物流、交易市场、社交网络等生产性服务业的跨界融合,着力推进农业、工业服务型创新,培育新业态。以数字化平台为依托,构建“生产服务+商业模式+金融服务”数字化生态,形成数字经济新实体,充分发掘新内需。这也是致远互联着力为生态伙伴们打造的数字化生态基座。

    除了上云、用数、赋智以外,国家还在推新基建,新基建的三个方面(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都是为了能够进一步地释放协同生产力的创造性而建立的新型基础设施,这也是非常值得企业家朋友们关注的。

    三、协同生产关系的三个特征

    发展协同生产力的同时,还需要创造协同的生产关系与之匹配。协同生产关系有三个特征:

    一、数据透明。大数据时代,社会各界一方面拥有了海量数据,另一方面却难于建立产业生态内的信息透明。而信息不透明必然会带来不同程度的权力寻租,或者当权者的不作为,从而极大影响社会的公平性。公平性的缺失,才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从而进一步导致了落后产能的大量存在。

    二、全员可信。全员可信的信用体系是建立新型生产关系的另一个基础。如果缺少信任机制,就会导致市场分配资源失去公正性,社会经济的健康运行、产业转型升级就难于进行。以中小微民营企业贷款难、贷款贵为例,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并不只是商业银行的问题,而是在中国的信用体系缺失上面。

    三、身份对等。不同于工业时代的层级化、职能化生产关系,数字化生产关系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对等的。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人类经过几千年的进化,逐渐走向了尊重每个个体的文明社会。数字技术促进了个体在网络空间的身份对等性,从而让人类社会走向了基于透明和可信的充分释放个体创造性(智慧人口红利)的公平社会。

    四、数字化协同新范式:数字孪生

    把协同生产关系和协同生产力匹配用在企业当中,既包括终端到终端的平等性,也包括人到人的平等性的新型企业系统,我称之为社区型企业系统。社区型企业系统不仅面对实体市场,还面对虚拟市场,也就是社区,针对虚拟市场的特点和实体市场的特点形成一个cyber physical space,在数字空间的企业经营模型里,我们面对的人群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树状层级化的人群结构,我们更多需要面对在虚拟市场里边的网状人群结构,通过形成新型企业模型,就可以落实我们前面所讲的协同生产力与协同生产关系,打造数字化协同新范式。

    五、总结与展望

    用一个公示概括上述内容,即“数字协同×传统产业=利用网络规模经济创造价值”,通过底层的数据协同、中层的流程协同和上层的模式协同,数字协同和传统产业相结合就可以利用网络规模经济形成网络效应,进而创造更多价值。

    在全球一体化的新时代里,衷心祝愿企业家们能够在数字协同运营平台之上,携手共创数字经济时代的高质量经济双循环,为企业注入数据要素,寻找发展道路,创造新的辉煌。